动物世界的权力

食物链的结构从某种程度上揭示了生物的进化规律:人类是生物进化的最高级别,是高级动物中的高级动物,自然也处于食物链的最顶端。昔日的万兽之王——老虎兄弟,若不是人类可怜它为它制定了个“濒危动物保护法”,老虎我们也照样吃。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人类能够成为万物之王。以前接触过一个观点:因为人类学会了做熟食,提高了消化效率,有了更多的时间思考,发展智力,这个生物学定律被称做“胃小脑大”。和人类同处一个始祖的大猩猩每天花在吃饭和消化的时间是12个小时以上,它基本就没有什么时间去思考并发展智力了,所以大猩猩依然是笨猩猩。这个理论倒很有道理,但它不是根本原因,只是原因之一。如果碰巧不是人类先学会了做熟食,而是大猩猩,那是不是人类的地位就没有现在这么乐观了呢。

我想先谈谈一种生物:老虎。和人类不一样,这位人类册封的“万兽之王”是独居动物。就算老虎很牛逼,可它就“一只老虎”,翻不起风浪,以至于沦落到现在频临灭绝的境地。人类和老虎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在于对权力的欲望。别看老虎是万兽之王,但是老虎并没有权力欲望。权力,是一种支配欲,是对同类的一种支配欲。如果老虎有权力欲望的话,它的正确做法是把它的手下败虎纳为臣民,为他去捕猎。可能有人会反驳我,说是老虎食量太大,不容许第二只老虎存在。但这个说法是不对的。和老虎体型、食谱都差不多的狮子,便是群居动物。

群居,是一种方法。这种方法为生物进化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但是人类的群居和其他群居动物相比,有一个很明显的区别。一般的动物群居是出于团结起来以提高生存质量,蚂蚁、狼群、狮子,大象这些群居动物,虽然都有首领。但是缺乏阶层,没有一层一层的管理体系,工蚁便是工蚁,从来不分为工蚁总监,也没有工蚁经理,大家都是在做同样的事情。更多时候,一只狼为成为首领打败其他的狼是为了得到更多异性的青睐,从而将自己的”优良基因“一代代传递下去。

而人类不是,人类更倾向于对同类的支配。正因为此,人类的社会发展才经历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奴隶社会。可能有种族没有经历过封建社会,但是绝对没有一个种族是没有经历过奴隶制度的。正是因为对权力的追求,造就了人类的万物之王的地位,成为了食物链的最顶端。

文化同样也是一种进化。人类社会经历的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的变迁,也是一个从低级走向高级的过程。在这个不断发展的文化之中,人类对权力的诠释也逐渐趋于完善。过去是通过暴力让同类沦为自己的奴隶,为主人提供服务。现在,暴力作为“战争方式”已经过时了,新的体制为人类追求权力提供了新的方法。比如在中国,你可以入党,可以考公务员。但无论怎么变化,权力的本质:对同类的支配欲是没有变的。

更多的时候。我宁愿做一只老虎。有着更多的自由和尊严,远离权力的世界。但是不论怎样,我这样的想法,终究难为人类种族的主流文化。我可以有自由,但是缺乏权力却可能会被剥夺尊严。因为人类要成为人类,而不是沦为老虎。于是,我就这样看着人们不断在权力旋涡中的挣扎巩固着人类在大自然中的统治地位。